安徽新闻

《西部世界》:梦里不知身是客

发布日期:2020-08-01 21:03   来源:未知   阅读:

摘要:什么是人的定义?

《西部世界》:梦里不知身是客

人类的本质,归根结底难于定义。看完《西部世界》第一季后,怅惘许久。这部由乔纳森?诺兰与妻子丽莎?乔伊、以及J.J.艾布拉姆斯担任主创的HBO剧集,确然是深度讲述人类可能的未来境况之一种。《西部世界》原著小说和电影导演、编剧都是美国最为著名的跨界艺术家迈克尔?克莱顿,他最为著名的作品是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侏罗纪公园》,与《西部世界》同为时空的主题乐园的亚空间叙事。剧集《西部世界》将电影版故事的三个主场景简化为一个,在“西部世界”里,无处不在的机器人招待员,可以满足人类游客的所有欲望,其存在便是为了释放人类的本能、梦想,当然以上重要词语都需要加上引号。

尼采说“上帝死了”,人成为最高的存在。西部世界的招待员,都有以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的福特为首的管理人员制造,招待员可以回收和重置身份,其在编剧书写的故事线单元里受限制的自由发挥。第一季故事到中场,观众发现福特的助手伯纳德也是机器人,在第一季最后,观众才清楚的确认了伯纳德原来就是当年与福特一起开创西部世界事业的阿诺德,福特在其借助女主角、机器人德洛丽丝之手自杀,福特最终也是如出一辙的仪式化的让自己死在了德洛丽丝之手。德洛丽丝在第一季故事之初,观众认为她有了自主意识,机器人“觉醒”,开始认识整个世界存在的理由、荒谬,最终走上革命之路。

在当下流行文化中,观众对AI的基本三观来自于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笛卡尔《第一哲学沉思录》、维特根斯坦的哲学和图灵的定义、阿西莫夫的《机器人帝国》系列小说、菲利普?迪克具有多向度迷思的小说,等等的影响。显然,剧集《西部世界》是对未来科学的一次艺术报告,是通过与观众一起看待人类和人工智能的下一步会是怎样的关系。悲观如《黑客帝国》,人类已经成为仅仅为机器人提供生物电的原材料,乐观则是人类充分管控及训诫机器人,未来的宇宙始终洋溢在浪漫主义的人类理想之中,比如《银河帝国》、《星球大战》和《星际特工》等罗曼蒂克式的宇宙观。但是对于德洛丽丝来说,神是谎言,造物主不可靠。人类的意识和主动行为取决于基因和社会环境,机器人的意识受制于代码(给予的开放空间),德洛丽丝或者说另外一个被注入的身份怀亚特,她对于阿诺德、福特的杀害,其自主性值得讨论。

《西部世界》里,福特曾经对机器人说“我一直觉得答案很明显。并没有界限让我们超越零件的组成,或某个点让我们成为真正活着。我们无法界定意识,意味着意识并不存在。人类自以为我们知觉世界的方式很特别,但我们活在循环中,如接待员一样禁闭与封闭,很少质疑我们的选择,满足于听天由命。我的朋友,你完全没有缺少什么,我不希望你因此而困扰。”福特能够将阿诺德改造为伯纳德,意味着本故事中人类对于意识保存和3D打印都取得了相当高超的技术成就,与女娲造人的神话传说和人类灵魂21克的现代迷信都有质的不同,本剧是在认真的探问人类的本质是什么?是躯体之内和灵魂共同的联合体,还是芯片指挥的充气娃娃或者机械模具或者3D打印的躯壳。近年来,欧美影视剧一直在追问人类的本质,以及与机器人的区别,人类在社会的养成,个体基于DNA和教育、性格、社会环境最终形成的人格,与机器人受到指示、限制以及适度的学习之后的“性格”,到底有何本质上的差异?机器人伯纳德显然也可以制造和管理机器人,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追问福特和阿诺德的身份呢?他们的死亡和再生(以机器人的身份),对于人类和机器人各自的意义又在哪里?

如果机器人也有痛苦、意识、反省,那么他们和我们有什么不同?他们应该具有我们的权力吗?《机器管家》中的机器人管家,最终获得了法律认可,成为人类社会的一员。《真实的人类》则办不到,他们需要逃亡和隐匿。《机械姬》则是对人类的勾引、诱惑和反叛、杀戮,《她》则是一对多、孤独人类精神生活的抚慰,而在吕克?贝松富有创意的神棍片《超体》中,人又可以在极端超能的情况下成为“时空的主宰”,也就是实在的上帝。

梦里不知身是客,德洛丽丝一再受到外界的指示,也与威廉在多个时间里相遇,后者试图找到乐园的钥匙所在,迷宫其实是机器人产生质的反省的象征。《西部世界》第一部的主题是觉醒,无论是人还是机器人都是如此,黑衣人/威廉在乐园里的恣意妄为,也有其超我的合理性,更不用说德洛丽丝和他们的各种身份的自我怀疑,他们拥抱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对支配和控制的反叛。人类无论是否缸中之脑,机器人从本质上讲受制于头颅或躯体内内置的芯片及有关参数,他们的理性、道德、本能、集体感与意识,在第二季中将迎来彻彻底底的混乱,让我们拭目本剧对于人类本质的建构。